我猜想曼纽。拉米瑞兹现在应该在家,当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,他的母亲萝莎琳娜告诉我他已经离家数个钟头,由于另一名警官告病假,他今晚必须值两轮班,今天晚上他负责在柜台值勤,过了午夜之后,他便会外出巡逻。我按下月光湾警察局总机的号码,请总机为我转接拉米瑞兹警官。
我猜自己应该没有被看到。
我才向它走近一步,它便立即用四只脚站立起来。当我再向前跨一步时,它便旋风似的从我面前逃离,沿着这条被月亮扫满银光的岩床往下冲,旋即消失在黑暗中。
我采取半蹲的姿势小心翼翼地进入阁楼。由于是日耳曼式尖斜的屋顶,在我的头顶和天花板的梁柱之间还有相当充分的距离。我不担心会一头撞上横梁,但是我深信仍有被棒糙迎头痛击、被子弹击中眉心或者被一刀刺穿心脏的危险,所以我尽可能把姿态放低不动声色。要是我能够像蛇一样用肚皮在地上爬,我连蹲着都嫌姿态太高。
我侧着身体往走廊的方向移动,明知哪里可能有埋伏,还好什么事也没发生。我一踏出门槛,立即将我身后的房门用力关上,阻隔那个即将从衣橱里冒出来的不速之客——假如我听到的门轴转动声并非凭空幻想的话。
我侧着身体一脚短暂地跨入明亮的房间内,同时兼顾室内和室外的机动性。
我曾经看过加州胡椒树的照片,它们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,像缀着蕾丝花边似的风姿绰约,是绿树中的美梦成真。到了夜里,胡椒树则展现出和白天截然不同的风貌,它看起来像是低垂着头,用垂挂的枝叶掩住担忧或哀伤的脸庞。
我曾问过安琪拉那只猴子是否带有传染疾病。她的回答否认了这样的说法:“我宁可那是一种疾病,是就好了,或许我的病现在早已痊愈,或许我早就一死了之。死亡总比接下来的下场要好。”
我尝试过着像巴比那样的生活,但是我不如他做得那么成功。
我朝工作室张望,台灯的微光依然亮着,并没有人侵者藏匿在内。
我朝楼梯日和唯一还没进去过的那个房间两处来回张望,心里有数随时会有麻烦从其中一边出现。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从瓷娃娃手里一把抓回我的帽子,将它戴在头上。
我朝射飞刀的泼猴连开两枪,它向后倒在炉台上,就地正法。

最后修改日期:2019年12月2日

作者

留言

撰写回覆或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